猫猫爱撒娇

漂亮花花,最后一张是惊喜

怀孕猫猫

激情短打,ooc归我。

非历史向,不喜勿入。

侃培向



我奶奶家的猫猫要生了,今天早上被她逼起来给他弄吃的,中午还摸了摸她的肚子,有点期待小猫崽的到来。



我家养了一只猫,叫大黄,半散养的,野得很,除了吃饭睡觉,基本都见不到猫。是橘猫,体型很大,很健壮,比隔壁家养的那只非得叫小熊的三花能打,而且我合理怀疑他还是只祖安猫,因为我和朋友去猫咖的时候,放了偷偷录的猫叫,差点被猫咖的猫围攻。呜呜呜呜

小区里面野猫也有不少,最近好像新来了一只狮子猫,之前应该是家养的,过得不是很好,家里已经有一只大黄了,我也不敢往家里带猫,之前隔壁家地小熊跳进我家阳台,被大黄撞个正着,两猫相遇,祸祸了整个阳台,我只能暗搓搓地找时机喂喂他。

但是没想到,几天之后,我家大黄就把这只猫像拎小猫仔一样拎回家了,还学唐玄宗把他塞进自己的猫窝,藏得很紧实,宝贝的很,不让人看。吃饭也是让我送到猫窝门口,只能见个猫头,没看一会儿又被大黄按回去。自从大黄金屋藏猫,里面时不时地传出来猫叫,我的天,发春呢这是。、,又软又甜,我简直受不了,感觉被大黄嘲讽了。

大黄,好歹人家也是公猫,可以吗??难道我家的猫有性别认知障碍???别祸害人家啊!!!!

后来某天,我趁着大黄出门,把闰郎,那只狮子猫带出来,洗了个澡。过程很顺利,大概天天被疼爱,没什么力气。但是,OMG!!!!大黄,为什么他的肚子都大了?????如果我没摸错的话,好像是哺乳用的部位。

我的天哪!!!我们家终于要迎来真真正正的小可爱了吗!!!(此处我无视了大黄是只能打能骂的祖安猫猫的事实,期待小崽子能继承他妈妈的美貌和好脾气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fter a few months.

我是大黄家的两脚兽,我成功的得到了两只小猫崽,超可爱,一只狮子猫,男猫,一只小橘,女猫。我很开心,也很满意。

但是大黄,你能放开闰郎吗???虽然我兼职保姆,但是我不是奶娘,ok?



要死

刚刚看了篇修仙小说,yue死我了,作者最好是个单身狗别去祸害男孩子或者女孩子。

小狗

村里最近有一只小狗,或者两只?

我一开始是听后面邻居家的奶奶说的,然后今晚在我家院子里看到,很小一只,奶白的,很可爱,不知道为什么没人要,我家也不能养,家里已经有一只了。

他在我手里的时候很乖,没有抖,爸妈都说送远点,我给送到我家河对岸的那家人的菜园子里,里面都是菜和草,很隐蔽,而且比较高,不太容易发现,应该能活下来吧

明天找个机会去看看吧

暑假日常一

我跟我爸现在处于半冷战的关系,尚可。

我现在在看RCEP的资料,过几天要去调研,可是好多呀

我寄人间雪满头 (一)

我寄人间雪满头   友情向

无cp

存在ooc,还请见谅

不喜勿入,谢谢



我在刘师培教授来北大之后,听了他的课,觉得很有意思,倒也时常向先生请教,一问一答,相处的也很融洽,后来也水到渠成地拜了师。先生身体不好,我经常出去他家,向他请教,也为他买药煎药,照看他。和我一样照看他的还有黄侃教授,他一贯脾气乖戾,嘴不饶人,对先生却算得上温柔,被他的那群学生知道了怕不是要吓掉下巴。他对先生甚好,连带着对我也好一些,也算熟悉了。


前些日子,仲甫先生入狱,他硬是撑着病体起来写了文章,四处奔波找人联名保释他,却也没能在他出狱之后见他一面。


此后,先生的身体愈发的虚弱,黄侃先生和我也天天去他家照看他,先生的课也没法继续,只能让文科的先生们帮忙分担。他却还想趁着自己还在,多写点东西,多留下点东西,我很气,“你总该休养身体,好好活着,多教我些东西,让我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没了师傅,学成半吊子”,我夺下他的笔,把人连哄带拉地送回床上,给他盖好被子,拿走他藏起的香烟。


昨天下课之后,黄侃教授找到我,说他要去武昌那边处理一些事情,这些天不在,让我好好照看先生,他会尽早回来,有什么事就发电报,若是实在着急,也可以去找仲甫先生和德潜先生。钱玄同教授和先生之间的事情我是知道大致经过的,找他也算个出路。不过这话由黄侃教授说出来我倒是颇为震惊。我应了一声,便行礼离开了。


黄侃教授一走,我也常驻先生家,只是这家里药味愈得浓厚,而人却一日一日地虚弱下去,我心底的不安也一日赛一日地强烈。寻了于医术颇有名声的大夫来看,大夫也只是让我看看先生还有什么心愿,这话我不愿意听,也是我自欺欺人,给了钱就粗暴地把大夫赶走了。


我去给黄侃教授发了电报,“病重速归,速归!”,缓步走在大街上,街上行人匆匆,脸上多是麻木。许是最近压抑太过,我实在是难过,竟在路边蹲着哭了起来,来往行人,指指点点,嘀嘀咕咕地不知道编排着什么。哭了一会儿,想起还要回去照看先生,也不知我出门这会有没有什么事情,我又使劲擦了擦眼泪鼻涕,快步赶向先生家。


之后,我又去北大寻了仲甫先生和德潜先生,告知他们先生病重,希望他们能去见他最后一面。仲甫先生便直接去了,德潜先生,似乎被惊到了,嘴里嘀咕着,“怎么会?!申叔。。。。。申叔。。。。。他怎么不说呢!!”神色颇为复杂,扔下手里的吃食匆匆忙忙地赶向先生家。

 
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是白居易在元稹离世九年后所做的一首七言律诗的颈联。今天在听歌的时候突然想起这句诗,申叔死后,陈独秀为他举办了葬礼,写了挽联,黄侃为他写了很多的悼念诗,钱玄同整理了他的作品。他们之间政见不同,立场不同,但是他们之间的友情是真实存在的。


后续

哭了好一会儿,也不想哭了,早点把大三大四安排出来,准备考研吧,尽力把之前没考的证补考出来吧,早点独立!!!!奥利给!

我自己

从我小学到大学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的野蛮生长

我和我爸之间的一点事情

首先说我自己吧,一个胖子,体重很危,但是,我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去减肥了,一个学期瘦了十几斤。我们家住在农村。

我暑假回家,回家那天的前天晚上,我几乎就睡了三四个小时,不知为什么,就是睡不着,然后回家那天,我五点半和人拼车到车站坐车,快十二点的时候到达我们家所在的市,之后又换车回家,但是我坐错车了,所以我又重新折腾,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到了家。我爸没去接我,我已经很习惯了,从高中开始,他不去接我,也不送我,大约就这个样子。

那天晚上,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困,所以我晚饭后睡了一会儿,正好碰到他回来,他就以为,我一吃完饭就跑到床上玩手机,就是那种“果然不出我所料/我就知道这样”的语气,我也没解释,因为真的困也很累。

然后第二天没什么,和我爸去银行处理了一张存单。等到今天,回家的第三天,问题来了。我爸昨晚发现我妈还有一张存单到期了,让她去处理一下,还顺手让我妈和我去一趟我姥姥家,走着去(虽然我跟我爸妈开完笑我骑电动车带着我妈去,但是我们家没有电动车,我爸妈也没放在心上)。我很不想去,因为走路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骑自行车也要二十多分钟。我计划是等到我姥姥家那边赶集的时候去,这样方便一些,无论是去我姥姥家还是我妈妈处理存单。但是他俩坚持要去,我也没办法,就去了。这个我可以接受,也可以理解。

然后晚上又来一出。我爸想叫我晚上一起出去散步,但是我不愿意。我可以接受除了跑步和散步之外的大多数运动,但是我真的讨厌跑步甚至散步。然后我就没去,他和我妈到现在也不高兴,我也是。

我和我姐说,也被骂了。
我真的很想一条条反驳我姐,我在家的时候,除了早饭,一般午饭和晚饭都是做的,我早上一般最晚八点半就起了,大多数时候是七点半左右。但是解释起来很有心无力,大概就是,所有人印象里我基本就是依靠父母的。就是大约他们有各种理由不考虑我的意见和想法。很无奈,现在只想早点找工作,早点跑路。